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给自己一个理由,让自己活得更精彩

[这里是我的心灵花园,文章都是我的人生经历与感悟] ——叶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可怜的弟弟[1]记忆中的弟弟  

2008-06-17 08:27:50|  分类: 我的兄弟姐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 在记忆中,我有两个弟弟,听妈妈讲:我的第一个弟弟在两岁多时,因家里穷,出麻疹无钱医治,夺去了他幼小的生命。我仿佛晃忽记得,在我四岁时,第二个弟弟出生了,睡梦中,我听到了小孩的哭声,看见一个小包里有个“小脑袋”,就大声地喊:“妈妈,弟弟回来了!弟弟回来了!”妈妈看了看了,苦苦地笑啦!

  有了小弟弟,我非常高兴!我们每天在一起玩,小时候,妈妈工作忙,把我们送进了托儿所,我去了两天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去了,哭着和妈妈商量,“不要送我去托儿所啦!我自己在家玩!”妈妈大概看我哭得很可怜,就同意了我的请求。那个年代的孩子自立能力都很强,我也不例外,脖子上挂着钥匙,给妈妈看家,每天东跑西颠地和小朋友在一起玩。可是,没有弟弟和我在一起,太没意思啦!托儿所离我们家不远,我每天很早就去接弟弟,背着他回家,因为他太小,不会说话,有时我没有按照他的指意前进,他就会在背上狠狠地咬我一口,唉!你不知道有多痛啊!后背上是伤痕累累,可是我从来也不舍得打他一下。记得那年冬天,我背着弟弟在回家的路上,看见一只小鸟,蹦蹦跳跳地飞得很低,大概是冻的,好像一把手就能抓到它,我急忙把弟弟放下,便快步跑过去逮小鸟,可是它蹦来蹦去的总是逮不到,追了好远好远,它累啦!再也飞不起来了,最后终于乖乖地被我擒到。当时,我已经忘记了弟弟,可转过神了,想起弟弟还在路边等我,就急忙拿着小鸟飞快地往回跑,很远就听到弟弟的哭声,只见他大鼻涕流得很长,好像都冻成了“冰溜”子,我急忙安慰他:“看!姐姐给你抓个小鸟”,弟弟看见了小鸟,马上就不哭啦!来抢我的鸟,我说:“别抢!姐姐回家用绳栓上再给你”,可他说什么也不听,抢来抢去小鸟乘机飞了,飞的老高老高。我很生气,背起弟弟边走边责怪他,他是乎也知道自己错了,一声也不哭了,也没有咬我,虚心地接受我的批评。

 小时候我和弟弟都很淘气,经常惹妈妈生气,妈妈打浆糊“粘布板”做鞋用,由于浆糊刚打完太热,妈妈就去邻居家串门了。我和弟弟闻着味很香,便你一口我一口地把浆糊吃了精光,妈妈回来发现后,不仅没打我们,而且还“哈!哈!”大笑起来,但马上就收住了笑容,说:“你们俩饿了?妈妈给你们做饭,浆糊以后可不能再吃了,吃浆糊脑袋会很笨的。”当时,虽然是三年困难期,但我和弟弟都小,妈妈总不会饿着我们俩,妈妈和哥哥姐姐吃野菜,我们俩和爸爸吃白米饭,而且每天我背着弟弟在路边等妈妈下班,妈妈下班总能带回馒头给我们。后来,懂事了才知道,那是妈妈省下来的午餐。

  家里的小院子种了些“向日葵”,秋天,妈妈把它戳成“瓜籽”晒干,等过年才能给我们炒着吃。妈妈也许怕我们偷吃,便将“瓜籽”放在小房顶上,不蹬凳子上房是很难拿到的,但那也难不倒我们。我把小房门打开扶住,让弟弟蹬着门框往上爬,“完成任务”后,再告诉弟弟一定要“伪装”好,别让妈妈发现。呵呵!妈妈对我俩还是“防不胜防”啊!

记得,二哥参加春游,在山上采来一书包“酸枣”和“山里红”,仅半天就被我们俩“偷光”了,二哥有些生气地说:“我一个一个摘的,还没舍得吃,你们也不给我留点。”看着二哥那可怜兮兮的样子,我心里也很后悔,但“后悔药”上哪去买呀?吃了,还能吐出来吗?我们俩一声不知地听哥哥的“絮叨”。

    我们的行动历来都是神出鬼没,冬天,我们拿个小铁锅冻冰,自己做“冰棍”,第二天早晨,冰冻在了锅上怎么也拿不出来,我就找来锥子捶,姐弟俩边吃边乐,嘴巴子冰得通红,嘎嘎地嚼着冰块,甭提多开心啦!可是,晚上妈妈做饭时,这锅却变成了“漏斗”,这下可把妈妈惹火啦!因为当时买个锅要花很多钱的,妈妈问明原因后拿起笤帚就奔我“冲”了过来,弟弟急忙跑来掩护,妈妈举起的笤帚又轻轻地放下了,含着泪说:“家里没钱,妈妈不能给你们买冰棍吃,等以后妈妈有钱了,一定让你们吃个够”。一场战争很快就结束了。我为妈妈的宽容而高兴!更为弟弟的舍已行为而感动!类似这样的行动,我们举不胜举,有时真把妈妈气得哭笑不得。

 弟弟上学啦!可是上学就“文革”,也学不到什么。放学后也很少和我一起玩了,他有他的朋友和空间。有一次,他慌慌张张地跑回家,妈妈还没有下班,说:“二姐,不好啦!我把天捅个大窟隆!”“什么?!怎么啦!快说!”我惊呀地问。“我和同学在商店豆腐房玩,不小心把一盘子豆腐碰翻了!”“什么?!你再说一遍!”弟弟哭着说:“我不小心把一盘豆腐碰翻啦!妈妈非打死我的。”我算了算,当时一盘豆腐60块,每人每月才能发两块豆腐票,这可怎么赔啊?其实,弟弟有很多事解决不了时,都是我帮他出主意解决,可是这回我可无能为力啦!弟弟算完蛋啦!快去找妈妈吧!我拉着弟弟跑到妈妈单位,妈妈顾不上骂我们,急忙奔往商店,现场还没有被破坏,看见白花花的豆腐落了满地,妈妈急忙上前说好话,我第一次看见妈妈那么着急;第一次感觉妈妈那么为难;第一次认识到“求人”多么不容易。妈妈边哭边说:“求求您,求求您,帮帮忙吧!我们上哪去借那么多豆腐票,上哪能拿出那么多钱啊!”妈妈好说歹说,总算把商店经理说服了,经理只好答应让我们赔偿一半的损失,至于豆腐票就免了,而且豆腐还让我们收回家中,妈妈把豆腐攥成小团冻上了。那年,我们足足吃了一冬天的豆腐团,弟弟还没心没肺地说:“妈妈,我们占便宜了,过年我再推翻它一盘”,可是,话音刚落便招来了妈妈的一顿臭骂。

弟弟和我都非常喜欢养“宠物”,有一天,我和弟弟跟着妈妈去抱柴火,在柴火垛里发现了一窝小耗子,这些小耗子还没有长毛,我高兴地喊:“妈妈,给我抓出来!抓出来!”妈妈看见我们很喜欢,就一个一个地把它们捧出来了,用一个纸盒放了一些棉花,一共六只,好可爱的小生命啊!我的弟弟俩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小耗子,看一看它们长大了没有,大概养了三四天,它们不知道为什么都死啦!我怪弟弟掐小耗子耳朵掐死的,他怪我用棉花闷死的,相互责怪,最后还是妈妈做出了“裁判”,说它们没有奶吃饿死了,双方才“休战”。而后,我们又养了一些小鸡,毛绒绒的小鸡仔可好玩啦!家里没钱,弟弟看见卖小鸡的来,就喊我出去买,都是用我俩攒的零花钱买,买的都是那些要死的小鸡,五分钱一只,有的甚至不花钱,请求卖鸡的“老大爷”把快要死的小鸡给我们。到家后,我们俩掰着小鸡嘴喂食,那年大概买了二十几只小鸡,成活率几乎90%,而且这些小鸡母鸡就占有80%,小鸡慢慢地长在啦!会下蛋,这下可把妈妈快坏了,每天都给我们煮鸡蛋。还记得那年我过生日时,妈妈只煮了两个鸡蛋和两个土豆,并将鸡蛋剥了皮藏起来问弟弟:你要“带皮”的,还是要“不带皮”的,弟弟想了想说:“我要带皮的!”妈妈就递给他两个带皮的土豆,将鸡蛋给了我,弟弟一看急忙又喊:“我要不带皮的! 我要不带皮的!”我看弟弟馋的都要哭了,急忙给了他一个鸡蛋,他高兴得跳了起来!当时,家里虽然很困难,但我们从来没因为吃东西而吵过架。[待续]

我可怜的弟弟[1]记忆中的弟弟 - 叶红 - 给自己一个理由,让自己活得更精彩

【原创】“博客空间”是我心灵的慰籍  - 叶红 - 给自己一个理由,让自己活得更精彩

伊人边框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